如一

一个不善言辞的女汉子。

【止鼬】宇智波鼬的一天

斑爺大好❤宇智波兄弟互控無極限:

阿颜 ヾ(′▽‘*)ゝ:



 @糖腌SY  鳖鳖你要看的......




_(:з」∠)_不太适应止鼬撒糖,可能有写OOC




这个是《宇智波泉奈的一天》同一个世界,和平的木叶




...................




...................




....................




 




今天没有任务,宇智波鼬依然遵照生物钟早早醒来,他把被子叠好,洗漱完毕,拐到旁边的卧室去叫佐助起床。




刚拿到护额不久的佐助依旧充满了干劲儿,在鼬推门而入的时候就已经打理好自己,冲哥哥露出个得意的笑容。




我家佐助今天也是这么可爱!宇智波鼬面无表情地想到。




 




吃过早饭,在佐助恼羞成怒的瞪视下,放弃了送弟弟去集合地点的念头。宇智波鼬帮母亲将整个屋子打扫了一遍,便闲了下来。




不知不觉,他走到了宇智波止水的房子,作为孤儿的止水,卧室却布置地异常温馨,窗台上摆着各种小物件,都是鼬很久以前做任务的时候捡到又舍不得扔掉的“纪念品”。




 




宇智波鼬坐在止水的特地买的柔软床垫上,情不自禁颠了颠,转身趴在棉花糖一样的被褥里闭着眼蹭了又蹭,鼻尖充满了止水的味道,既舒适又放松。




当手触到枕下冰凉的苦无时,宇智波鼬才惊觉自己刚刚都做了什么奇怪的行为,他起身而坐,视线却突然被床脚的一件族服所吸引。




那件族服被洗得有些褪色,肩部有一道长长划痕,很明显是敌人留下的纪念。




跟自己永远崭新整洁的衣物不同,止水是领着救济金长大的,在这方面异常节俭。鼬捧起这件旧衣服,思考片刻,按照止水的习惯在床头柜的第二个抽屉角落里摸出一个针线包。




 




他从未做过缝补衣物这种琐事,便是将线穿入针头的小孔都失败了很多次。




从小到大都是精英学霸的宇智波鼬有些赌气的开出了写轮眼,这才完美地搞定。他歪歪扭扭地在那条划痕上穿针引线,异常认真。




 




宇智波止水彻夜出完任务就匆忙往家里奔,恨不得赶快洗掉一身狼狈血迹,再去买串三色丸子,以最帅的一面去邀请小鼬吃午饭。




他从窗边翻进去就看到日思夜想的人坐在床头,神色专注地给自己缝补衣物,碎发滑落在宇智波鼬的肩头,阳光暖融融地洒在他的身上,画面圣洁而温馨。




 




宇智波止水的眼眶一热,差点丢人地流出几滴男儿泪。自从母亲死后,再也没有一个人会愿意为他笨手笨脚地做这些琐碎的小事。




小鼬果然是上天赐予他的珍宝。




 




宇智波鼬猛地抬头,看到刚刚还在思念的人站在自己面前,表情瞬间变得有些尴尬,他不好意思地抿了抿唇,赶快把手里的活计停下。




针尖一颤,鲜红的血滴从纤细的指尖里翻滚而出。宇智波鼬皱了皱眉,把食指含进嘴巴,吮去血液,略感丢人所以不愿与止水对视。




宇智波止水盯着小鼬润泽的唇瓣,喉结上下滚动,被这情景刺激得险些开出写轮眼。




 




“谢谢小鼬,”宇智波止水笑着撩了一下小鼬的辫子,“老妈去了之后,这可是第一次有人帮我缝衣服,好感动。”




宇智波鼬别扭地转过头去,磕磕绊绊地说:“那、那以后我都帮止水缝好了,我会学的,肯定不会再像这次一样丑。”




“嗯。”宇智波止水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把自己的珍宝拥入怀中。




 




 




宇智波止水迅速洗了个战斗澡,打理好自己就带着小鼬去早就订好的定食屋吃午饭。




果然,宇智波鼬尝了一口豆皮寿司后,双眼亮晶晶地望着他,满满都是兴奋。




“这家会不会很贵啊?”鼬吃的十分开心,却也不忘关心止水,“当年初代目和祖宗一起题的金字招牌,订起来一定很困难吧?”




止水摸了摸有些瘪的荷包,无所谓地笑了笑:“是托了带土前辈的福,我只需要付钱就够了。”他仿佛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笑地有些猥琐,“我可是拿卡卡西前辈的三张出浴照换的,超值!”




宇智波鼬放下寿司,面色严肃,“请务必也给我来三张前辈的出浴照!”




“……小鼬,你……”




“当然了,如果是止水你的就更好了。”宇智波鼬说着说着,自己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




午后的街上总是能看到日行千里的各位上忍成双成对地压马路消食,木叶自从建村以后就被初代火影和宇智波祖宗带起了这种虐狗的不良风气,以至于吸引了一批别村光棍专门来这个风水诡异的地方期盼着能来一段美好的邂逅。




 




他们遇到了阿斯玛和红,带土和卡卡西,还有大蛇丸和纲手大人。




“……把咱们刚才看到的忘掉吧。”止水抖着嘴唇说道。




鼬揉了揉被闪瞎的双眼,点点头。




 




宇智波鼬的发绳突然断掉了,被止水眼疾手快地捞住。那是很早以前止水用出任务的酬金买来的,小鼬小心翼翼地把断开的发绳放在忍具包里收好。




顺滑的黑发披散在背上,不知不觉间,宇智波鼬已经长发及腰,平时把辫子束起来并不觉得,散开头发却瞬间让整个人都变得异常柔和。




止水爱不释手地抚摸着同上等丝绸一个级别的长发,“我再给你买一根吧,”他着迷地感受着发丝穿过指尖的触觉,笑眯眯地问小鼬。




宇智波鼬拨了拨长发,无所谓地点点头。




止水拿着梳子轻柔地将小鼬的长发拢成一束,仔细将发带缠好后,习惯性地撩了一下。




“好了。”止水心满意足。




 




下午,两个精英宇智波默契地来到了训练场消磨时光,宇智波鼬的童年时光大多都是跟止水在这里渡过的。无需多言,他们抽出武器迅速战到了一起。




热身完毕,止水开始把须佐的构架原理慢慢讲给小鼬听,他始终在旁边看着对方的试验,一旦有问题便立刻叫停。




尽管宇智波鼬已经是非常优秀的幻术忍者,在止水面前依旧不够看,也许是万花筒刚开不久,左眼的月读被轻而易举地破解掉,幻术反制让鼬痛苦地跪在地上,死死捂着流出血泪的眼睛,急促地大口喘息。




“小鼬!”止水瞬身到鼬身前,半扶半抱将他揽在怀里,焦急不已,“别逞强,乖,松开手。”止水捏着他的下巴,仔细地端详那双瑰丽的写轮眼。怀里的人挣扎了两下,止水的手臂发力将他牢牢捆住,语带严厉,“别动,听话。”




宇智波鼬的心脏狂跳,止水英挺的俊脸近在咫尺,呼吸都喷到了自己的脸上,他紧张地完全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哥哥,止水哥,你们在干嘛?”一把冷冽的声音响起。




十三岁的宇智波佐助双手插兜,下巴微微扬起,就算在亲哥面前也依旧不忘保持装遁的状态,若是叫那些小姑娘看到了,一准又要尖叫个不停。




“喂!佐助你这家伙为什么不等我啊我说!”鸣人顶着满头树叶从蹿出来,扑在佐助的背上嘞着对方的脖子,不高兴地噘嘴,“咦?鼬哥,止水哥!”




 




宇智波鼬的脸顿时红到了脖子,好像被孩子们看到了什么场景的家长一样,连忙尴尬地背过身去给脸蛋降温。




宇智波止水根本没有撒手的意思,依旧将小鼬牢牢抱紧,还对着两个小孩招了招手,面色端正严肃,语调低沉:“佐助君,你来看看你哥的眼睛。”他捏着小鼬的下巴转向佐助,“刚才他的月读失败之后,左眼直接出血了。”




两个小孩看着鼬面颊上的血迹,惊得瞪圆了眼睛。
“不行呀!我带鼬哥去找纲手婆婆看看吧我说!”鸣人绕到鼬的旁边,担心的用手摸摸对方的眼眶。




“别乱碰,”佐助打掉鸣人的巴掌,转头也用担心的眼神看着自家哥哥,“大白痴说的没错,咱们去看看吗?”




宇智波鼬特别窝心,他笑着摸了摸两只小动物的炸毛,摇摇头:“有止水在,没关系的,他比纲手大人对万花筒了解得多。”




“总之,小鼬你暂时先不要用写轮眼了。”止水叹了口气,完全不觉得小鼬这种无条件的信任有什么不对。




“嗯,听你的。”




 




“话说你们看到卡卡西老师了吗我说?”鸣人问。




佐助的面色也不好看,咬牙切齿地说:“那个不良上忍!又用影分身敷衍我们!”




宇智波鼬想到中午看到某人和某人散步的场景,心情复杂。




“跟带土前辈在一起吧,”宇智波止水非常痛快地卖了卡卡西,“毕竟今天是带土前辈做检查的日子,不放心也是正常的。”




“哼!那也不行!晚上我要跟哆桑告状的说!”鸣人依旧不高兴。




 




“好啦好啦,不要生气啦,”止水弯腰捏了捏两个小孩的脸蛋,“我请你们去吃丸子?”




佐助打掉止水的爪子,瞪他:“止水哥就只记得哥哥喜欢的食物吧!”他看了看旁边摸着肚子瘪嘴的大白痴,毫不客气地对止水开口要求:“请我们吃拉面吧!”




鸣人顿时瞪圆了眼睛转过头来,像只小狗一眼湿漉漉地盯着止水和鼬。




“好,吃拉面,”宇智波鼬忍不住跟着捏了捏鸣人软乎乎的脸蛋,“止水请客!”




“噗,小鼬说了算。”止水摊手,笑眯眯地看着鸣人开心地扑到佐助身上哈哈大笑。




 




两个孩子在前面吵吵闹闹,哥哥们在身后不远不近的距离慢慢跟着。




他们的距离很近很近,两双无比擅长结印的手时不时碰到一起,却又像触电般分开。




止水突然握住了小鼬的手,面色如常,神情淡定。




天知道他心里根本紧张疯了!




那双略纤细的手颤了颤,立即紧紧的回握过去。




 




两个人分别看向不同的方向,嘴角却翘起了相同的弧度。




夕阳西下,岁月静好。




 




FIN.




啊,其实他们还没告白呢,都是暗恋(咦)


评论

热度(236)